您好!今天是2018年2月21日(星期三),  欢迎访问大三峡旅游网, 24小时咨询热线:   0717-6863707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付款帐号
首 页| 旅游度假| 国内酒店| 自助旅游| 三峡游轮| 特惠精选| 目的地探索| 旅游新闻| 旅游指南| 咨询问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指南 >> 精彩游记
冬都夏天-冬都留给后人的记忆只能是一个温暖而火热的夏天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 20:10:15     阅览: 2287
      历史背影  

  高凯明 

  行人如织,湖山入画。周恩来总理用力地蹬着一辆装有毛毯的三轮车,护士郑淑云在一旁帮他推着,后面是悠闲行走的邓颖超。这是一张堪称经典的黑白照片,它是当时警卫处长徐良顺手拍下的,地点是从化温泉宾馆翠溪别墅前,时间为1959年一个阳光灿烂的时刻。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里,刘少奇主席同王光美正蹲在温泉白石山下的小溪旁挖野菜,溪水倒映着王光美怀里正在熟睡的潇潇的笑脸,几只小蜜蜂正飞过小溪到荔枝林里去采蜜。在毛泽东主席别墅松园一号前的草坪上,朱德委员长正与康克清栽种刚从山里挖回的兰花,兰香随风飘到不远处正在种植松树的邓小平总书记和卓琳那里,两人被陶醉得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就在这祥和太平的氛围里,还有许多共和国党政军的领导同志在温泉的不同角落里忙着自己的活儿。 

  蓝蓝的流溪河,翻腾着白色的浪花,正悠闲地向着南国的大都市广州流去。在她流经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三面环山,一面枕水,满眼荔花的所在,他就是与北方“夏都”北戴河齐名的南方“冬都”从化温泉所在地。温泉宾馆总经理张本川告诉我,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温泉已经走过了50年的历程。这里之所以被称为冬都,是因为有许多国内国际的重大会议曾在这里召开,这里还迎接过近百个外国访问团体,更重要的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共和国几乎所有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所有的元帅将军,所有的文化名人都曾在这里住过。除此之外,更有许多外国元首,政府要员曾以这里为家。张总最后说,知道吗?杨朔的《荔枝蜜》就是在这里写成的。 

  张总的讲解仿佛让我看到,美国总统尼克松正在白玉兰飘香的林荫小道上散步;塞拉利昻总统史蒂文斯正在紫荆花盛开的林荫小道上散步,身处异国他乡,白人与黑人的总统还能选择于自己皮肤颜色相近的鲜花下散步,也只有冬都这里能办到。在玫瑰花怒放的林荫小道上散步的不正是那个总是面带笑容,见了谁都点头的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吗?瞧,亲王正把一朵带露的红玫瑰插在身边的莫尼克公主头上。在杜鹃吐艳的林荫小道上散步的那位瘦小而翘着山羊胡子的越南主席胡志明,似乎少了亲王的那份浪漫。眼下,他正一边散步一边同专门从河内赶到这里来汇报工作的范文同总理谈话。胡志明深爱冬都,从1958年到1967年八年间,他七次来这里居住,有五个生日是同温泉一块度过的,77岁生日则是由周总理和邓大姐一起为他过的。 

  由各种花木编织的林荫小道,应该是冬都的品牌。这里还有木棉花、凤凰花、月桂花、扶桑花、山茶花、茉莉花以及荔枝、石腊等林荫小道,这些由既是花又是木形成的林荫小道,既显示着冬都的特色,又是伟人散步的最佳去处。刘少奇邓小平习惯白天办公晚上散步,毛泽东朱德喜欢晚上办公白天散步,胡耀邦华国锋散步爱布置工作,叶剑英陈毅散步爱吟咏诗词,李先念杨尚昆喜欢快走,陈云董必武习惯慢行。在那条月季花灿烂的林荫小道上,仿佛还在回响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是当年周恩来邓颖超和李富春蔡畅夫妇留下的。周总理先后来过温泉八次,每次都住翠溪别墅。1959年春天,经他亲手栽下的那株红梅今天已成为这里的重要景点,满树的梅花,正把翠溪装点得分外迷人。李富春蔡畅喜欢红梅,所以也常住翠溪别墅。这天,两位总理和夫人碰到了一块儿,他们约好了下午一起给何香凝大姐过生日,可一踏上这迷人的林荫小道,谈起了工作,竟把生日的事忘到了脑后,直到他们发现花丛中的灯火早已亮起,才拼命往回跑。四位老人的脚步卷起满地的落红,给小道留下了精彩的瞬间。  
  七十多岁的冯国坤和肖谓平都是温泉的退休老职工,谈起来冬都疗养或开会的领导人,就像谈论自己的家人一样熟悉。冯师傅说,他曾经为不同身份的领导做过饭,像李立三、傅作义、赛福鼎、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还有霍英东、马万祺等人,他还先后为贺子珍、江青两人做过饭,他说两人对待工作人员的态度大不一样,一个亲切一个冷漠。肖师傅讲了这样一件事:1961年春的一个黄昏,他去松园别墅为刘主席送饭,王光美一见到他就说,肖师傅,我们要回去了,你不嫌弃的话,我们潇潇用过的这个摇篮就送给你未来的儿子吧!肖师傅说,那个摇篮是藤做的,十分精致,他眼下在温泉任公关部副经理的儿子肖军就是在那个摇篮里长大的。肖师傅还告诉我,像他们这个年纪的职工,每人家里都少不了一两幅名人字画,这都是来温泉疗养的名家送的。他收藏的是前全国工会主席刘宁一画给他的葡萄和作家高士其送的两本签名书。已故职工杨照祥老厨师家中有幅郭沫若送给他的四尺宣书法,内容是郭老为赞扬他的工作精神写的一首诗。宾馆和其他人手中珍藏的字画还有齐白石的寿桃,黄宾虹的秋山,何香凝的菊花,李可染的牧童,刘海粟的枇杷,关山月的红梅,黎雄才的山水等等。回忆起那些美好祥和后来被寒风吹逝的温馨日子,两位老人眼里噙着泪花,他们希望冬都的新一代珍惜今天又回归的和谐,把家园建设得更加美好。  

  冬都自然少不了名人的赞誉。林伯渠、徐特立、郭沫若、赵朴初、茅盾、巴金等都曾为冬都写诗作赋,而作家教授曹靖华令人陶醉的《从化温泉散记》,则是以本人先被冬都的景色所陶醉后,又以这篇文章去陶醉他人的。1972年,年老多病的曹靖华来温泉疗养,没住几天,身体竟出奇地好了起来。原因是他常到树深林密,山高水长,磁场独特的“天医处”散步。老人夸奖“天医处”是天为人医病的佳处。“温泉明艳赛西湖,荔香十里柳千树”,老人每天都被这冬都的景色所陶醉着。这一天,他拄着拐棍到风光独绝的白石山散步,因忘情于山水秀色,竟忘记了回返之路,他丢掉了拐棍,不吃不喝地在山谷里转悠了一天,直到宾馆寻找他的人纷纷赶来,才肯回到住处。 

  曾经影响了几代人写作观念的《荔枝蜜》,是杨朔留给后人对冬都美好记忆的经典之作,也是被视为“粉饰太平”的一个反面典型。提到粉饰太平,我不禁想起了苏东坡与佛印禅师比打坐,佛说苏象佛,苏说佛象牛粪的笑谈。我觉得,那些认为杨朔“粉饰太平”的人,心里也许从来就没有过“太平”。当然,冬都留给人们的印象不可能都是美好,因为这里也曾接待过林彪、康生等人。翠溪别墅的303房,还曾是林彪一伙借战备疏散为名软禁朱德、董必武等老一辈的“303办公室”,而所有这些都不会影响人们对冬都火红年代的美好记忆。本人开头提到的帮周总理推车的护士郑淑云,而今已是一位八十高龄的老人,她从上海打电话给温泉的同志,希望能将周总理当年用过的三轮车送到历史博物馆。她说,冬都留给她的印象就像这辆三轮车,简单而温馨。在“战备疏散”中被折磨致死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陶铸,是温泉宾馆的创建者。他的女儿陶斯亮对冬都的感受亦如此,在她的眼里,冬都就是她的父亲。她在记述冬都别墅的文章《青青竹庄》中,找不到昨日的恩怨,缠绵于字里行间的尽是冬都的美色及父亲对女儿的养育之情。在她看来,人生苦短,山水无限,发生在这里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冬都留给后人的记忆只能是一个温暖而火热的夏天。
    上一篇北京古老的胡同里,风从一个地方吹来,往事的大门呼啦啦地打开了
    下一篇我的漠阳江-漠阳江水会多起来的,凤凰树也会开了花
免责声明  |  会员制度  |  服务条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付款方式  |  快速支付通道  |  最新招聘
Copyright © 2010 WWW.CNSANXIA.CN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ICP备060224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