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8年5月26日(星期六),  欢迎访问大三峡旅游网, 24小时咨询热线:   0717-6863707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付款帐号
首 页| 旅游度假| 国内酒店| 自助旅游| 三峡游轮| 特惠精选| 目的地探索| 旅游新闻| 旅游指南| 咨询问答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目的地探索 >> 购物
三峡奇石
来源:     发布时间:2011-1-9 16:37:34     阅览: 1436

       奇石美是客观存在,是早于人类的客观存在。同其他自然美一样,奇石美的存在并不依赖于人类的发现。
  人类在欣赏自已创造的美的同时,更在欣赏那天地之美——大到山川峡谷,小到花鸟兽虫。奇石早被汉唐以来的文人墨客尊为艺术上品。近二三十年来,赏藏奇石之风更在民间兴起,并迅速漫延开来,很快就遍及全国各地,进入全民的各个阶层。奇石走出文人的书斋,走向普通百姓家庭,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今人的赏石藏石仅仅是对古人赏石藏石的继承和发展,是顺理成章的延伸而不是什么艺术新种的诞生。如果说今人赏藏与古人赏藏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第一、奇石文化由精英文化回归到大众文化的本位;第二、登場的奇石由原来的“四大名石”到今天的百花锭放。

奇石美是客观存在,是早于人类的客观存在。同其他自然美一样,奇石美的存在并不依赖于人类的发现。


            
  奇石这只“王谢堂前燕”之所以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是因为奇石是低级别(机械的、物理的、化学的)运动的随机产物。低级别的运动虽能奇妙地将大千世界万物万事浓缩到一方方奇石上,但不可能像生命运动那样有规侓,更不可能像思维运动那样有目的。奇石上展示的那些“物”和“事”,只能在“似是”而又“不是”或“不全是”之间。这不但给观赏者留下了极大的自我联想和自我发挥空间,也极大地扩宽了进入观赏队伍成员的层次。从只有生活经历的普通人,到造诣高深的美学家,憑借自已脑海里留下的往事记忆,都可从奇石上找到相应的属于观赏者自已的感觉。不同层次的观赏者,可以在同一碛坝上各取所需地选拾自已喜爱之石。只是在选拾中会出现如下现象:如若遇到石上显示的是与日常生活相关的物和事,其中“具象”者,能被多数人选中,其中“抽象”者,只被少数人选中;若石上显示的不与日常生活相关,而是与某个“专业”的物和事相关,就只有那从事此专业,或接近此专业的觅石人才有可能将其选中,而非此专业的觅石人多会放弃。为甚放弃么?因为脑海里没有相关记忆。

人类在欣赏自已创造的美的同时,更在欣赏那天地之美——大到山川峡谷,小到花鸟兽虫。奇石早被汉唐以来的文人墨客尊为艺术上品。近二三十年来,赏藏奇石之风更在民间兴起,并迅速漫延开来,很快就遍及全国各地,进入全民的各个阶层。奇石走出文人的书斋,走向普通百姓家庭,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今人的赏石藏石仅仅是对古人赏石藏石的继承和发展,是顺理成章的延伸而不是什么艺术新种的诞生。如果说今人赏藏与古人赏藏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第一、奇石文化由精英文化回归到大众文化的本位;第二、登場的奇石由原来的“四大名石”到今天的百花锭放。

  不但如此,不同层次的观赏者,还可以从同一方奇石上分别找到能与往时的记忆产生共鸣的切入点,进而引发不同的联想及想象,自我满足后又回到原点。比如,面对某方奇石上的一个红斑,各个观赏者虽然都有生活中“太阳”和“日本国旗”的相应记忆。但是太阳和日本国旗在不同的人的脑海留下有何种记忆,是由各自的具体经历决定的。如果观赏者中,一个是诗人,一个是老农,奇石上的这个红斑很自然地与他们自身最为密切,记忆最为深刻的太阳发生共鸣,引发出对太阳的联想,但联想的是个甚么样的太阳,却会因诗人和农民各自与太阳具体关係不同而大不一样了,诗人联想到的是自已诗作中所描述的朝阳或昔阳,而老农联想到的却是那个直接影响农作物收成的烈日或艳阳。如果红斑的观赏者中,一个是侵华日军老兵,一个是当时日占区的老婦,奇石上的这个红斑就很自然地与他们记忆最为深刻的那一面面日本国旗发生共鸣。但在他们脑海里引发的联想却又大相径庭了,老妇进一步想到的是昔日的家仇国恨,而那个日本老兵接下来想的是什么,不但与他当年战場经历有关,而且还与他现在对那場战争的识识有关。

  还有,上述四人对同一红斑的这些反思,你能说那是阳春白雪,那是下里巴人吗?

  同理,王朝文大师“石道因缘”中的那方碰头石(王老自称“来自镜泊湖的卵石”,见后面摘文),能引发有相同碰头经历的不同层次的观赏者对自己兒时与人碰头取乐的美好回忆,但各人又有不同的细节。而对一个曾有过以头碰壁者的家人来说,引发的联想绝对不可能是欢乐的回忆。

王朝文大师“石道因缘”中的那方碰头石(王老自称“来自镜泊湖的卵石”,见后面摘文),能引发有相同碰头经历的不同层次的观赏者对自己兒时与人碰头取乐的美好回忆,但各人又有不同的细节。而对一个曾有过以头碰壁者的家人来说,引发的联想绝对不可能是欢乐的回忆。

    奇石之奇也还在於,她既能令精英群体为之倾倒,也能让平民百姓从中得趣!
  
  面对一方布满小斑点的卵石,很像夜晚的星空。由于人们都见过星空,脑海里都留有满天星斗的记忆,于是有可能都停下脚步,进一步评估此石的收藏价值,有可能都选中此石。

  如果石面上只是不多的几个斑点,与记忆中的满天星斗对不上号,一般收藏者两眼一扫而过,就决定放弃。只有那熟悉星座的藏石人会留下来,用脑海里储有的星座图与之对照。当看到多数的星是按某星座图排列着的,但有几颗星的位置却相去甚远,于是也就放弃。

  另一个觅石人,他多点常识,知道“恒星”并非恒定,她也是在快速运动着的,只因距地球太远,在地球人的眼里视角变化极慢,恒星位置的改变须经上千年才显现得出来。现在看起来位置对不上号的那几颗星,说不定在若干年前,或若干年后,正是按此排列着的。于是,暂且带回家去。后经网络找查,果不出所料,“古老的北斗七星”就此面世!

  一点常识就能在奇石的选藏中造成上述差别。可见脑海里的专业知识对选石的舍取影响有多大!

王朝文大师“石道因缘”中的那方碰头石(王老自称“来自镜泊湖的卵石”,见后面摘文),能引发有相同碰头经历的不同层次的观赏者对自己兒时与人碰头取乐的美好回忆,但各人又有不同的细节。而对一个曾有过以头碰壁者的家人来说,引发的联想绝对不可能是欢乐的回忆。



  一次,我去长江水边觅石。一位修建滨江路的施人工员问我,该捡的是那样的石头?我回说,过去曾经见识过的……他不等我说完,就迅速地回应说:“似曾相识!正是这个“似曾相识”,才是我们玩石人脑海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概念。

  奇石爱好者们,各自带着生平积累起来并储存于脑海里的诸多记忆,到碛坝上,去乱石中尋尋觅觅,尋找那个“似曾相识”;回到家中后,又到一方方藏品中去更加细致地尋尋觅觅,尋找的也是那个“似曾相识”;当赏玩中遇到一时难解的问题时,又去书本中、到网络上尋尋觅觅,尋找的还是那个与“似曾相识”有关的情资……这些从书本中,从网络上新获得的情资又被添加到脑海里成为新的记忆……接下来,又带着增多了的记忆,又去碛坝上,到乱石中进行下一次的尋尋觅觅……

王朝文大师“石道因缘”中的那方碰头石(王老自称“来自镜泊湖的卵石”,见后面摘文),能引发有相同碰头经历的不同层次的观赏者对自己兒时与人碰头取乐的美好回忆,但各人又有不同的细节。而对一个曾有过以头碰壁者的家人来说,引发的联想绝对不可能是欢乐的回忆。

  今天,奇石爱好者的玩石生涯,就是这样往复循环着,总是处在尋尋觅觅中!

  除最初发现“奇石上浓缩有人类社会踪影”的几位先驱者外,后来的知情者都是想“觅”得几方“浓缩有人类社会踪影”的奇石。“尋尋觅觅”才是现今奇石赏玩的特征。如果在赏玩中真有“发现”的感觉出现,那也是在“尋尋觅觅”的大趋势下的个别意外。“发现又发现”的氛围在奇石赏玩中很难形成。

    上一篇三峡苕酥
    下一篇湖北购物-宜昌果品
免责声明  |  会员制度  |  服务条款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付款方式  |  快速支付通道  |  最新招聘
Copyright © 2010 WWW.CNSANXIA.CN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ICP备06022407号-1